現在的某些世道,真的讓人想不通,活人硬要從死人身上掙錢;現在的火葬場讓人不敢進,一個死人火化下來,沒有兩三千塊錢不拉倒。如果居住在市郊,還得將骨灰盒裝進準備好的棺材里,人活一輩子,養兒育女辛苦了一輩子,如果連個棺材都沒有,證明兒女們不孝;如果按照祖宗留下來的規矩,人死後,應當土葬,才能算是入土為安。所以現在,經營墓地成了一本萬利的買賣。
  據人民網1月22報道,媒體調查發現,北京墓地價格每年最少上漲30%,不少人提前把墓地買好,高端藝術墓的價格更是高達40萬/平方米。“生在北京買不起房,死在北京買不起墓”正逐漸成為現實。如果我們的社會讓人活得艱難,死得更悲催,那,人這一輩子算是白活了。
  據報道,福壽園招股說明書呈現的高利潤率以及不斷上漲的墓地價格,引發了人們對墓地行業的再次關註。記者調查發現,墓地價格節節攀升,有些墓地甚至已高達40萬元/平方米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一些價格偏低的“小產權墓”也逐漸浮現,但價格依然不低。如果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,在北京那些老無所依的人,真的死不起。幾十萬元的墓地,有不少人一輩子不吃不喝也掙不了自己死後的墓地錢。
  我們國家雖然大力提倡老有所依,老有所養。但是,許多現實問題卻讓人很煩心;但是,這些現實問題又是每個人繞不開的事。
  按理說,社會貧困救助工作是屬於民政部門負責的,人死之後的火化和喪葬問題也是由民政部門監管的,那些墓地的事也是屬於民政部門的管轄範圍。然而,一個負責社會公益事業的部門,卻反而把死人墓地賣成了水漲船高的高價墓;然而,人死之後,為什麼民政部門主管的墓地,還要將死人分成三六九等?有錢的人,民政部門就不能不讓他們亂花錢,把錢用到社會公益事業上嗎?為什麼要人為地製造那麼多的豪華奢侈墓?這不明擺著要把死人往三六九等上推嗎?難道,這不是人為地要讓活人用錢使鬼推磨嗎?
  我們共產黨人原本是無神論者,但是,我們可以到許多的公墓去走走看看,看看有多少共產黨員死後,也讓他們的後人給自己營造了那麼豪華的墓地,也讓他們活著沒有享受到的榮華富貴,在陰間倒是享受齊全了。可以說,有的幹部的墓地簡直就是皇宮和白宮,奢華得不能再奢侈了。當然,這裡也包括哪些貪官污吏者祖宗的墓地,也被他們的貪腐金錢裝修的富麗堂皇。遠的不說,原解放軍總後傾部副部長谷俊山,就把自己極為普通的農民父親經過偽造個人生平,裝點成了烈士陵園。而且是由河南省濮陽市有關部門辦的“好事”。所以,筆者認為,奢侈豪華墓地的歪風不可長;奢侈豪華的墓地必須從嚴監管,決不能不倫不類地亂建豪華墓地。如果此風不依法依規進行干預,長此以往則會形成巨大的社會歪風邪氣。
  因此,不管是北京的八寶山革命公墓,還是全國各地的普通公墓,民政部門都應當統一規範監管。而且,應當根據形勢發展需要建立必要的統一國家標準,必須依法規範私人的喪葬問題。而且必須依法規範全國統一的火化標準費用,不能任由各級地方隨意制定火化費用,更不能名目繁多地人為製造死人的三六九等待遇。
  只有依法監管,才能杜絕墓地價格的人為炒作行為;只有建立健全全國統一標準,才能在全國積極推廣移風易俗的並葬改革制度;只有依法實施墓地監管,才能依法嚴厲打擊非法太高木價格的不法行為;只有把公墓建成國家公益事業實行全國統一標準化管理,才能使活人不為死人買不起墓地而發愁。
  只有依法實施全國統一的墓地標準化監管,才能做到節約土地,才能不出現死人與活人掙地的歪風邪氣,才能讓每個中國公民死得其所,死得安心,才能不讓活人為死人買不起墓地而深感歉疚與悲哀。否則,按照目前北京的發展現狀,未來的北京人真的死不起。
  文/郭喜林  (原標題:北京墓地每平米40萬元,誰死得起?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ir36irswc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