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月30日18時58分,大連一家企業進行水平定向鑽施工中,將中石油新大一線輸油管道鑽漏,導致原油泄漏流入市政污水管網,在排污管網出口處出現明火。所幸事故未造成人員傷亡。據悉,肇事單位未經審批就開始施工,5名相關人員已被公安機關控制。
  肇事單位未經審批施工
  記者從大連市應急辦獲悉,6月30日18時58分,中石油新大一線輸油管被鑽漏。22時20分,事故導致的明火被徹底撲滅,無人員傷亡。
  中石油昨天凌晨發佈消息稱,大連岳林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在金州新區路安停車場附近,進行水平定向鑽施工中,將新大一線輸油管線鑽通,導致原油泄漏。溢出原油流入市政污水管網,在排污管網出口處出現明火。中石油即時發現管道運行壓力異常,立即停運管道並啟動應急預案,部署現場搶修和應急處置。
  據悉,大連德泰易高新能源有限公司擬在路安停車場北側建設LNG加氣站,委托岳林公司施工,為加氣站配電工程實施電纜外線水平定向鑽施工。
  大連市發改委有關負責人介紹,這種穿越石油天然氣輸送管道的施工必須經發改委、安監局聯合審批後才可進行,而導致事故的這次施工未經審批。“輸油管道位於地下2米,按照要求,施工應從地下4米穿過。但是,在施工過程中,工作人員並未嚴格遵守這一規定。”
  據瞭解,通過儀器即能判斷相關地下管道情況,目前尚不清楚岳林公司是否前往規劃局查閱地下管道圖。
  大連市已經成立事故調查組,肇事單位的5名相關人員已被公安機關控制。
  原油未污染自來水管網
  事故發生後,現場指揮部組織疏散管道周邊居民,組織市政部門對流經區域所有暗渠、涵洞、雨污水井進行全面排查,查清災害範圍。
  經查,溢出原油流入市政雨、污水管網,未對自來水管網等形成污染。環保部門設置多處空氣質量監測點,持續環境監測表明,VOC(揮發性有機污染物)超標0.79倍,其他指標均正常。目前,環保、消防、規劃等部門正繼續監測、處置溢油情況,中石油管道公司人員正對事故溢油進行清理回收。
  經環保部門持續監測,漏油事故地帶相關井口檢測氣體濃度、油溫度均正常。目前,排查無危險地帶的群眾已陸續返回家中。
  關於泄漏原油的具體數量,截至記者發稿時,官方仍未統計出來。而具體在何處遇明火引起火勢,目前相關部門仍在調查之中。
  海上發現少量原油油膜
  遼寧海事局昨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,事故發生後,發現從一部分排污口流出來的少量原油油膜在海上漂浮。海事局共出動6艘海事船,前往出現油膜的大窯灣海域。在市政雨、污水管線排污口與入海口的中間位置上,鋪設兩道共計1000米的吸油拖欄,兩道吸油拖欄之間的距離是50米,鋪設有吸油氈。接下來,隨著氣象海域的變化,有可能產生新的油污,隨著降雨,油膜也有可能會被衝進海域,所以未來預計,增設新的一道圍油欄,進行進一步的圍控。
  □探訪
  泄漏點 居民被疏散
  昨天上午10點左右,記者在鐵山中路與學府南街交會口看到,幾十名環衛工人將帶有油膜的積水掃入下水管道。路旁仍停有數十輛消防車。手持儀器的工作人員在每個下水管道入口處,測量有害氣體濃度。
  據路旁居民介紹,位於城富街和學府南街中間的一塊停車空地,是最初的漏油點。記者在現場看到多單位的工作人員,挖掘機和推土機正不間斷工作。
  附近高安里社區居民鄭女士稱,當晚9點半左右,居民們正在路旁看工人清理原油時,忽然聽到爆炸聲。幾分鐘後,警車趕到,警方和居委會工作人員一同疏散群眾,小區居民全部撤離。
  爆炸點 井蓋被炸飛
  昨天下午2點左右,記者趕到位於泄漏點南側一公里左右的高合里社區,社區內一段50餘米的路面被刨開,工人正準備更換新的下水管道。
  “當時簡直嚇死了,嘭的一聲,好幾個井蓋飛了起來。”居民陳先生說,他回家路上距離井蓋10米左右時,井蓋隨著爆炸聲一飛衝天,不見蹤影,下水道口冒出一陣陣白煙。他緩過神後才發現,身旁的井蓋被炸到了幾十米外的超市二層樓頂上。“跟我一樣撿了一條命的還有一群在超市門口打牌的年輕人。”
  記者在超市二層樓頂上,發現了仍未取下的井蓋,樓頂邊緣的石灰和磚頭都被井蓋磕掉。
  起火點 控制油污入海
  據目擊者介紹,事發當晚微博所發起火照片的位置,是在遼河中路與疏港高速交會口旁的一條河上。該河兩岸均為市政管網排污口,可以看到仍有黑色的原油從管道中流出,而河岸兩側有被大火熏黑的痕跡。
  昨天下午1點左右,記者在河邊看到,20餘名身著中國石油工作服的工人在清理水面油污,工人們還用圍油欄將水面上有油污的地方圍住,並將吸油氈扔入水中,防止原油流入渤海。
  現場環保局的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水體污染已得到控制,但市政管網中仍有大量原油殘餘,整個清理工作還需要幾天時間。
  □追問
  施工違規為何仍能開工
  國家安監總局總工程師黃毅說:“這次的問題與青島爆燃事故不同。據瞭解,不是因為管道本身泄漏,因此嚴格意義上與管道本身維護、監控不到位造成的跑冒滴漏沒有直接關聯。具體責任還需要進一步調查評估。”
  黃毅坦承,歷次油氣管網事故都暴露出來的一個共性是:很多城市地下管線鋪設地面標識缺失、不明顯,施工單位施工資質和督察不到位。
  拉網排查是否只查不改
  針對輿論對油氣管網“只查不改”的質疑,黃毅並不認同。黃毅說:“歷史遺留問題太多、難點太多,解決起來確實需要一個過程。”
  據黃毅介紹,安監總局在去年11月起開展的全國管道安全整治過程中發現大大小小問題上萬個。特別是帶有行業性特點的安全生產隱患突出,例如,油氣輸送管線和城市燃氣存在違章占壓管線、安全間距不足、管道埋藏過淺、部分管道腐蝕等。
  中國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劉鐵民說,事故屢屢發生,不是一個人或是一個企業的問題,更反映了政府管理基本面上出了問題,因為管線不僅僅局限在廠區內,出了廠區特別是城市邊緣的地區,光靠企業自身管不了。
  地方政府該如何承擔責任
  劉鐵民說,城市管網是一個城市的血管和生命,但是政府目前在鋪設、管理、信息備案等方面層層都有漏洞。粗略統計,現在有近30個政府部門在管理城市管線。更可怕的是,這些部門互相間沒有溝通、信息共享機制,並且管理方法“一屆領導一套”,“時間上沒有連續性、地域管理有割裂性、管理上缺乏協調性”。
  據瞭解,我國的一些城市,鋪設時缺乏規劃,管理上權責不清,後期混亂開挖拉鏈馬路頻現。
  專家建議,我國應該向德國學習,建立統一的城市地下管網管理部門,但凡鋪設管網必須備案,否則便要嚴厲處罰。
  京華時報記者孟凡澤新華社  (原標題:未經審批施工鑽漏輸油管道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ir36irswc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