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城晚報記者 張林
  昨天下午近5時,正在南沙欖核鎮工地上幹活的老楊,接到19歲兒子楊興育打來的電話:“剛剛到廣州火車站!”老楊在電話里交代兒子,在火車站對面的流花汽車站總站坐301路公交車,坐到終點站番禺市橋汽車站總站,再換乘公交坐到南沙欖核。
  老楊是重慶巫溪縣古路鎮龍泉村人,今年49歲,與老婆一起來廣州打工十多年了。兒子在重慶大學讀書,今年秋季開學就要讀大二了。
  13日晚上10時26分,楊興育從重慶坐了K813次火車來廣州,空調硬座。準點的話,應該歷時30小時28分鐘,於15日凌晨4時54分抵達廣州。但沒想到,火車整整晚點了12個鐘。
  老楊想著兒子最晚7時能到家,準備晚上炒個苦瓜炒肉、蒜蓉空心菜。到了19:48,老楊奇怪:兒子怎麼還沒到家?於是給兒子打手機,那邊傳來兒子痛苦的聲音:“公交車爆炸了,好疼啊……”啪,電話斷了……19:51,19:52,19:55,20:18,老楊連續撥了四次兒子的手機,再也接不通了……20:18,老楊的手機收到一條兒子手機發來的“我現在不方便接聽,稍後和您聯繫”短信。
  老楊嚇壞了,找了一個粉色袋子裝了四瓶礦泉水就跑出了門,直奔欖核公交車站,等了半個鐘頭,他喝了半瓶水,他的雙腎都有結石,必須不停喝水。
  車來了。
  21時,老楊坐上了車。車上,他給老婆打電話,老婆的手機打不通——欠費停機了,一直捨不得充話費。
  將近22時,老楊到了市橋公交站,他問工作人員是不是流花公交站到市橋公交站的車出了事,工作人員告訴他是。於是他趕緊搭了一輛市橋去流花車站的公交車。
  車上,老楊的心裡亂極了,他只想見見兒子,看他傷得怎麼樣。22時25分,重慶老家的侄女給他打來電話,說楊興育住在解放軍四二一醫院,老楊聽不清,就讓她發短信過來。22時29分,老楊的手機收到侄女的短信:解放軍421醫院。接著,重慶老家的二哥又通過短信給他發來一個座機號碼,說是解放軍四二一醫院的電話。
  一個小時後,公交車到了流花汽車站。老楊跳下公交車,攔了一輛的士,生平第一次打車,他把侄女的短信給司機看,說去解放軍四二一醫院。司機說:“100塊!”他上了車,問司機知不知道公交車爆炸的事,當司機得知他是傷者家屬時,說:“70塊!”
  23時30分,的士停在瞭解放軍四二一醫院門口。醫院牌坊下停著一輛救護車,幾名民警來回巡邏,幾名醫護人員也在低聲交談。老楊付錢下車,走向離醫院門口最近的民警,問公交車爆炸傷者住在哪,民警向醫院核實信息後,告訴他:“沿著長廊,一直往裡走,走在外科住院部。”
  23時35分,老楊穿越幽黑的長廊,來到外科住院部樓下,警燈閃爍,嚴陣以待。身材矮小的老楊眼看自己將要淹沒在人群里,開口對一名警察說:“同志,我是傷者家屬。”聽到這,三名警察馬上圍上來問:“誰的家屬?”“楊興育。”“是不是那個大學生?”“是是是。”警察馬上撥開人群,安排兩名醫護人員和兩名警察護送老楊進入住院部,乘坐電梯到了三樓。老楊雙手緊緊地攥住裝水的粉色袋子,跟著他們來到了三樓盡頭的醫生辦公室。
  0時左右,五名重傷者被轉院到了市紅會醫院,只剩三名傷者留在四二一醫院。
  0時40分,老楊終於獲准見見自己的兒子了,醫院工作人員和警察帶著老楊穿越走廊,來到5號病房,老楊疾步走進去,看到了躺在11床上的兒子,一下子愣住了——兒子面部燒成黑紫色,臉頰有一些水泡,眉毛眼睫毛燒光,頭髮燒掉了很多,雙臂纏著紗布,赤裸著上身,正在輸液。兒子看到父親,第一句話是:“我媽呢?”老楊說:“我來的時候她還沒下班,我給她打過電話了。”
  兒子又交代他:“你們不要操心。”老楊站在床邊,說:“要得要得。”
  楊興育的思維比較清醒,他告訴父親:“我有個包在床底下,證件和錢包都在包里。”
  老楊蹲下去,從床底下拿出一個棕色背包,裡面放著一臺筆記本電腦、一本專業書、幾件衣服、一雙拖鞋、一把傘、兩部手機和兒子在重慶坐火車前買的兩本書《追風箏的人》和《偷影子的人》。
  老楊眼睛濕了:“兒子的學習成績非常好,2013年以總分680多分考上重慶大學,就讀機械工程學院。剛上大一,就把英語四六級全部考過了。”
  凌晨1時許,解放軍四二一醫院楊興育的主治醫生盧醫生介紹,初步判斷,楊興育德燒傷面積達到20%-25%,集中在顏面部和雙上肢,“雙上肢是深二度為主,面積10%,顏面部燒傷10%-15%,屬於淺二度,淺二度一般10天到14天可以好。”
  老楊最關心兒子會不會落下傷疤,盧醫生回答說,等結痂脫落了,在皮膚不感染的情況下,一般不會留疤痕,但可能會有色素沉積,但不會造成殘疾。
  對於兒子的意外,老楊說了兩三遍:“命啊!要不是火車晚點12個小時,他怎麼會趕上這趟車?之前已經來過兩次廣州了,每次都坐301路,都沒有發生意外。”
  凌晨1時15分,老楊住進了琶洲街道辦安排的凱港精品酒店。老楊安頓好住下後,有人問他:“如果今後讓你再坐301,你還敢坐嗎?”老楊脫口而出:“那有什麼不敢的,都坐過不知幾百次了!”“那如果讓你的兒子再坐呢?”老楊聽了,低著頭不說話了,無奈地不住搖頭……
  張林  (原標題:火車晚點12個鐘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ir36irswc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